有誰曾說,在這樣的日子裡一定要下雨。

 

  它們總得落下,給予平等的沖刷、洗滌,或許能稍稍淡去太過濃郁的歉疚,因為那悲傷使人醉、使人茫。更重要的,是讓人們仰首時滑落的淚滴得已躲藏。

 

  然而,有種人從來不奢求這樣的憐憫,於他們而言痛楚是對最深愛的人致上的敬意,如此便能記得更長、更久……。

 

 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