而他曾想,這又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情。

 

  算是不討厭。唉、或許不只……應該是喜歡吧。但總覺得不是友情,更稱不上是愛情。愈來愈糾結縈繞,於是他索性一並拋諸身後。

 

  將掩住視線的瀏海撥回耳後,但它們仍不聽使喚的滑落,阿斯利安苦笑著又揉亂了髮,兩種無奈。

 

  機場大廳的人潮來來去去,成千上百種皮膚、身高、髮色等等的組合構成了每個獨立個體,彼此間微妙的共通卻又大相逕庭。各種語言在同一個時空間交錯下,形成了隆隆作響的薄膜,裹覆全身知覺。

 

  裡頭反而太過寂靜。

 

  僅有的一只皮箱立在地上充當坐椅支撐著全身的重量,裡頭簡單但零碎的物品是阿斯利安的所有。這是他堅持著的,流浪的美學,也因為帶不走的老早就放下了。

 

  晃著指尖夾著的厚紙一張,如波潮般盪了回又無力癱下。出神的凝視著機票上下一個中繼站的時間,鉛字不知怎麼逐漸模糊了起來。

 

  在休狄繃著那張臉站在大廳的同時,阿斯利安正逐漸遠離這塊土地。只能說太過了解而知道他肯定在那位友人的住處逗留所以先行通知,是休狄的失策。

 

  和休狄不同,阿斯利安其實根本不期待所謂的重逢。無論那個男人前來與否,都沒有任何意義。

 

  不想見他,不想留下……這樣的心情,那人大概花上一輩子都不可能懂得,因為他總是如此蠻橫,不允許別人脆弱,但誰也別想撼動他眼前的道路,挖掘他的軟弱。

 

  站在他身邊,靈魂就再也靜不下來。太多太多的塵囂鼓噪著,他摀住耳朵,卻還是無法假裝聽不見。

 

  太耀眼了。

 

  只有自我放逐似的,徘徊在不曾見過晴空的廣場那斑駁大理石雕像腳下,與濕冷的深灰霧幕融為一體,彷彿世界都消逝。

 

  不曾經歷過最深邃的孤寂,如何懂得在繁華過盡後,仍能投墜進那人執著凝望的雙眸?

 

  街角一身華衣、年輕貌美好似盛開芳華的女孩撩動不了他的心弦,偶然擦肩而過的銀髮男子總讓他不住逃離,又剎然回首……。

 

  若早明白流下終會使彼此遍體麟傷,即使找到了人群中唯一庇護著你的臂膀,是否還有人有勇氣挽留他的背影?

 

  應該是定了決心才掙脫的沉重枷鎖,最後怎麼還是親手鎖回了自己足踝上。

 

  阿斯利安不願承認這是逃避,縱使事實上他又將再度遠行。幾日前一盡地主之誼招待他的友人也勸了幾句,甚至派出家中當食客的小女孩,眨著靈巧的眸子,蹭在身邊篹硬兼施的鬧了好一陣。但他無奈卻堅決的態度只惹得她哭了出來。

 

  『小亭要跟你絕交,最討厭阿利了!!』

 

  豆粒般的小小淚珠噙在眼角,背影奔跑著沿著長廊遠去,在盡頭被友人抱起。緩步走近,視線流轉回了阿斯利安身上,四目相接的瞬間微微一笑,溫柔的氣息卻沒有責怪的意思。

 

  在那一秒如吐納了世間一切寂寞的紫眸,他無法久視而旋身走入庭院,沐浴在絳色花雨中。  

 

  有時會差點忘記,自己究竟欲放下什麼離去。並不只是深鎖在大門裡,便頭也不回地走入奶金色的晨曦那麼簡單,因為鞋跟跨出門檻的剎那,他不知道它早已滲入皮膚、深入骨髓,要令他往後的生活裡被每個那人的身影打擾。

 

  結果自己根本沒資格嘲笑他……根本不是一句不想見這麼簡單。阿斯利安苦笑,那嘴角的弧度卻僵得讓他痛苦的埋首進自己的臂彎中。

 

  該走了。但一直以來空蕩蕩的皮箱卻忽然沉重得提不起。

 

 


 

因為可能暫時無法再發文,應該說下一次碰電腦都不知道是什麼時候,所以拼死在晚上把它擠出來TUT

我還是要繼續吶喊,我愛狄利啊啊——

雖然這篇應該是完全讓人看不懂……還超短(炸)


其實算是隱設定,這篇的背景休狄和阿斯利安算是光與影吧(爛比喻)

阿斯利安為休狄從事見不得光的事務,不過漸漸地他的心理無法認同自己所做的事,縱使他正視這個心情就不能留在休狄身邊。

前面直接挑明寫他覺得不是愛情好像是很大的打擊(笑)

對某影來說也是啊,差點寫不下去XD"

 

還有為什麼只要寫到阿利就有夏碎、有夏碎就有阿利,這頻率之高我已經不想檢討了XDDD

 

那……等我閉關結束再見啦(wave)啊、留言應該還是能回啦XD"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