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篇胡言亂語。或許因為剛看完乙一的小說激起了一點感性的部分,而我仍然理性的抒發了它們。

欸、內容跟小說無關啦。

 

經過這次段考,我真的不得不蓋章認定我是個考運奇差的人="=

聽起來是很像藉口,不過我對於數學的成績已經非常沒有耐性了。

如果是沒念書我也就認了,但我段考的成績往往不到平時考平均的一半。歷史念得細、這次卻考粗略型的題目。

或許我沒有什麼考試的天分(攤手)雖然很有求知心卻無法將之跟分數牽扯在一起。

我不討厭考試,做題目其實很有趣,問題的核心還是在於我的任性吧。

是到如今才想佯裝這是種俗氣的東西,連自己都作嘔。

 

不講考試,提了我的胃又要不屑我了。

 

依然對自己的文筆很絕望。

寫小說這種事,說直白點有長腦袋的人都能做,只是寫的好不好罷了。

之前才和阿叛討論過為什麼糟糕的文章還是會有人去推去回覆。

我對文非常挑剔、圖也是,所以我不太能理解某些人的心理。

雖然偶爾也會自嘲,想說如果沒有這些「某人」的存在,我的文章也不會有人去看吧,但終究我知道自己的文章還是有一定的程度。

我不敢說在同人界的什麼程度,我心理認定是「有受過一定程度國文教育」的水準,就這樣而已。

所謂的絕望,是不符合自己標準的心理壓力吧。

 

我沒有辦法在一段時間沒有接觸文學作品的狀況下寫出通順的文句。唯一比較沒有退步的應是論說文。

我自認不是塊文組的料。我的文章不激昂、也不華美。

唯一擅長的是一針見血。說話時理性的部分偶爾會讓別人吃驚。

但是我找不出作為一個筆者-而非記錄員-需要的感性和絕妙好辭。彷彿我腦內的字典上頭寫著「小學生專用」。

為什麼我產文速度這麼慢,因為我的文句不通順。往往我非是想不出劇情,而是沒有辦法在我的能力所及範圍內將它們用合理的文法拼湊出來。

一個地方該用什麼連接詞,要用什麼狀聲詞才能表達我的想像,我在螢幕前搜索枯腸敲不出一個字。

順帶一提,打字慢也是問題之一。我沒法不看鍵盤打字。

 

然而這樣的我還是想做點什麼。

就像我在作文中、用我擅長的筆法寫出的句子:

『當別人紛紛綻放出自己的一片天,我卻始終找不著自己的顏色。』

沒有別的地方可以找到一絲絲成就,只好假裝自己有事可做。

這就是為什麼我想出本。

徒勞的想要證明自己吧。

用拙劣的筆法,寫著也許全世界只有一個人會喜歡的故事。

如果因此能讓唯一的那一個他駐足,我想,這還是值得的吧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