荒野中、列車上。

 

  行經軌道接縫間的輕微聲響規律的令人昏昏欲睡。車窗外的景色唯有平原曠野,偶爾可見旅人的行蹤或流浪民族的暫時聚落。

 

  連地平線的彼端都遙不可見的原野無法單用大來形容,整個地區卻只有一條對外鐵路孤零零的躺臥著,簡陋的車廂連乘客都寥寥無幾。

 

  休狄拿出不知從何處掏出的小冊子就頭也不抬得沙沙寫著,反正窗外的風景什麼時候看都差不多,他也不是特別喜歡欣賞風景。

 

  很難得的從始至終都未曾抱怨這次任務地有多貧瘠等等,讓同行的阿斯利安也不免故作驚訝的調侃一番。或許是無際的曠野讓自己想起了記憶中、阿斯利安的故鄉吧?休狄心想。

 

 

  「大概再一半路程就離開保護範圍,到時就直接以移動陣返回公會,至於你要先回學院還是……」一邊寫著字,休狄向身旁的紫袍搭檔搭話,卻好一陣子沒得到回應。

 

  「阿利?」

 

  疑惑轉過頭,竟發現身旁的阿斯利安已經在微微「點頭」,迷迷糊糊快睡著了。

 

  見狀,休狄毫不猶豫的推了推他把他搖醒。

 

  「阿斯利安。」

 

  「唔……嗯?」

 

  本來就沒有熟睡得阿斯利安很快就拉回意識,雙眼呆滯了幾秒後轉向休狄:

  「啊、抱歉……到了嗎?」

 

  「還沒。」

 

  沒有追問休狄叫醒自己的原因,大概是覺得既使是任務完成返回途中這樣睡過去也不太好,阿斯利安略帶歉意得笑笑,揉了揉乾澀的雙眼。

 

  察覺一旁同樣為了任務數天未闔眼的黑袍,依然板著張和出發前沒什麼差別的臉,阿斯利安嘆了口氣,試圖看向窗外的某一點保持清醒,卻很快發現一點效都沒有。

 

 

  「想睡也不要在那邊晃,很難看。」

  冷冷開口的休狄蹙起眉心。

 

  「強人所難也不是這樣啊,休狄……」說著,阿斯利安撐起頭「不然王子殿下的肩膀要借我靠一下嗎?」

  

 

  「……隨便你。」

  別過頭,附帶一聲冷哼。

 

  「真的?我可是不會跟你客氣喔。」

  原本只是想開開休狄玩笑的,不過對方都說要隨便他了那當然沒有不好的道理,有個倚靠當然是比較舒服。

 

  於是在默許下阿斯利安緩緩將頭倚在休狄肩上,小心調整了較舒服的姿勢,全身一放鬆便將重量全交給了休狄。

 

  沉穩令人心安的感覺,休狄很快便聽到頸窩邊傳來淡淡均勻的呼吸聲。

 

  低頭看了看自己膝上折疊整齊的黑袍,用空著的另一手拉起俐落的蓋在阿斯利安身上,休狄也索性跟著閉目養神。

 

  

  旅途,還很漫長。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