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尖偶有規律的翻著書頁,冰炎在靠近落地窗的椅子坐得有些慵懶。或許因為是難得空閒的夜晚,又或者是隨手抓來的睡前讀物有點無趣──不過長久以來的習慣還是讓那些字句繼續在腦中奔馳著。

 

  今夜的風似乎較為清涼,不過冰炎也沒有開窗透氣的打算,畢竟有著另一位房客的存在,室內的溫度早就低於外面了。

 

  仍未有半點睡意,不知又坐了多久,卻忽然聽到「喀」的聲響,似是有什麼打在玻璃窗上。回頭、雙眼微瞇,他拋下手中未讀完的書籍直接走近落地窗邊猛地拉開。

 

  他那有著一頭黑髮的紫袍搭擋就站在樓下,輕輕揮了揮手算是打個招呼。

 

  

  「直接進來就好了,幹麻那麼麻煩。」

  拉開黑館大門讓夏碎走進,冰炎隨口抱怨著,換來的是他無奈的攤手。  

  

  「你太看得起我了,冰炎,」夏碎看似無害的笑著「何況這樣直接闖入不覺得很像夜襲嗎?」

 

  無視前後兩句話嚴重的矛盾,冰炎半是警告的瞪了他一眼。雖然夏碎平時是一臉溫和微笑,認識久了便發現他經常不語則已一語驚人,果然不能將他列作一般人看待。

 

  「你以為我知道你來了,還有可能躺在那邊慢慢讓你襲嗎?」

 

  「呵,我想也是。」

 

  進了冰炎的房間後,夏碎習慣性的向靜靜高坐在一隅的大氣精靈微微一笑,後者眨了眨清透的眼便又面向著牆壁,顯然對常客並不怎麼好奇。

 

  沒有立刻坐下,在接過冰炎遞來的一杯褐色大概是茶之類的飲料,夏碎輕靠在落地窗邊。

 

  沉默,但並無人急於開口、卻也不至於尷尬。或許這也是種默契吧。

 

  視線停留在夏碎身上,冰炎並沒有問他來的目的,反正沒事也無妨,事實上最近除了出任務外似乎也比較少見面。

 

  並不打算抱怨這件事,反正說了大概也會被以「時間上似乎有人比我更難配合呢」之類的理由給堵回來。不過注意到夏碎一身紫色袍服,大概也是不知忙完什麼事直接過來,雖然自己之前也沒好到哪去。

 

  「怎麼了?」

  注意到他久駐的眼眸,夏碎姿勢良好的捧著茶杯,疑惑的問道。

 

  「沒什麼。」

  「……基本上先回紫館可能就走不開了,所以剛才決定直接來找你。另外今晚只是來找你聊聊,外面的風很舒適呢。」

 

  完全命中。

 

  「的確很久沒見面了。」

 

  「嗯,大概是因為冰炎殿下太熱衷工作了吧?」

  「並沒有!」

 

  該說真不愧是搭檔嗎?  

 

  

  *   *   *

 

  

  因為那極可能已在外吹了一天風的紫袍搭檔說想透透氣,沒多少意見的冰炎也就陪同倚在陽台的欄杆旁,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,偶爾默默瞭望未知的遠方。

 

  學園內看見的天空無論晝夜總是無雲,無暇的深邃偶爾爍著幾點光亮,不知怎麼的竟有些不真實感。

 

  吹拂著的風亂了夏碎的髮,冰炎順手欲撥開他面上幾許的髮絲,手卻被捉住按了下來。乾脆的拉開束髮的紅繩,輕瀉出的黑髮立刻隨著微風飄散在空氣中,舞成個美麗的弧。

 

  輕笑,夏碎偏頭望向冰炎,惹得對方有些不自在的挪開視線。許久,才意味深長的說著:

 

  「千冬歲的外貌和你真的很相似。」

 

  一愣,夏碎暗暗抽回反被握住的手。雖然明白冰炎為何突然提起這有些敏感的話題,還是不太想談論它。

 

  「畢竟是兄弟,血緣就是如此。他是雪野家後繼者的事實是不會改變的,他的天賦遠在我之上……記得我剛進Atlantis時也像褚一樣不知所措,時間的流逝真是令人感慨。」

 

  面對夏碎如老人般的抒發,冰炎只是冷冷一瞥。

 

  「你比那傢伙要好多了。」

  

  

  「冰炎,我很慶幸能遇到你,不然我恐怕要過很久才能取得袍級資格,

」雖然仍略帶著笑,夏碎的語氣卻認真了起來「而我的身分你在明白不過。褚他有很多未被啟發的天賦,安因一直在給予他指導,加上有你照顧,相信將來他能幫上你很多忙──」

 

  「夠了。」

 

  食指不耐得按上夏碎的唇,堵住了他剩下的話語「你現在是我的搭檔,你有這個資格,記住這點。其他的不要再提了。」

 

  有些賭氣般的避開冰炎的碰觸,夏碎別過頭去。

  「那也請別再提『他』了。」

 

  闔上眼,感受微風撫過頰畔的清涼,還有身旁那人的存在,夏碎慢慢覺得情緒沉澱了下來。

  其實自己只是想要聽到冰炎的認同吧?希望能與那個身影並肩而行的想望從未消失過。

 

  忽然感覺腰間傳來不大的力道,沒有任何遐想的撫觸,只是堅定的攬過,彷彿它本來就該停留在那裡。那麼理所當然。

  

  冰炎不甚高的體溫確實的從自手掌、身後的臂彎傳遞到紫色長袍下的身軀,卻覺得莫名的暖意。或許除了溫度,還有他那從不輕易流露的溫柔。

 

  這樣就夠了。

  

 

 

  

  「冰炎。」

  「嗯?」

 

  「還是對褚好一點吧,我是認真的。太常欺負學弟可能會有報應。」

  「那都是因為他在腦殘……喂,說過不提他了。」

 

  「呵。」

  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