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何苦愛上這個男人。

 

 

  越過大半個房間,「匡啷」一聲白瓷花瓶在阿斯利安身旁的牆壁砸了個粉碎,水珠沿著壁紙的紋路直直滑落。

 

  其實要閃避還是綽綽有餘的,但阿斯利安沒有這麼做,因為他知道對方認定了自己不會被傷到。只消眼睛闔了又睜開,頰上些微的刺痛,破片無聲的躺在地毯上。

 

  明知道休狄總能輕易動怒,自己還是不打算在口頭上讓他。這是種感覺,阿斯利安也說不上來,就像他有時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喜歡這個貌似成熟、實則內心像個小孩般任性的孤傲王子。

 

  久之,就算像現在這樣東西都砸過來了,阿斯利安倒也沒真正生氣,畢竟休狄每次都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,想必剛才那花瓶都還未滑出掌心就開始後悔了吧。

 

  望著那坐在椅上的身影,彷彿印證阿斯利安的心思般扶著額蹙緊了眉,他也只是苦笑。

 

  倚著牆,隨意以指腹抹去滲出的血珠。

 

  過於寬敞的房間四周嵌飾的水晶透出微暖的醞黃光線,抬眸,阿斯利安發覺休狄的視線不知從何時起緊追著自己的舉動。

 

 

  沉默沒有持續很久,阿斯利安便鞋跟一轉踏出了房門。

 

  還等什麼呢?那個人是不會道歉的。反正自從脫離了孩時的天真,做什麼他們最後總能搞得不愉快。

 

  

  「不准走!」

 

  有點急促的呼喚,似乎還伴隨著拍桌起身的聲響。

 

  還來不及考慮是否駐足,休狄的氣息已乍然出在身後幾步之遙。

 

  然後被迫不及待般的雙臂緊緊圈住,力道大得阿斯利安甚至向後絆了一下跌入那懷抱中。

 

  「還有什麼事嗎……」

 

  雖然這樣說任誰都覺得無力,但總是要說些什麼。

 

 

  意料中的沒有得到答覆,正當阿斯利安想回過身時,柔軟濕熱的觸感忽地貼上了頰畔。在反應過來那是什麼的同時,身子也下意識的縮起,阿斯利安側過頭想要迴避,卻傳來隱約的痛覺。

 

  休狄的唇顫顫觸著阿斯利安的傷口,被舔舐過的血痕一陣麻癢。

 

  沒有再掙脫,阿斯利安也就任由他輕吻。但這樣的動作並沒有持續很久,休狄一言不發的又放開了他。沒有風,微熱的頰留有水痕肌膚卻有點冰涼。

 

 

  是不是該當作對方的在乎呢?

 

  如果自己夠了解他的話……阿斯利安心想,如果自己與休狄相處的這幾年不是白過的,那麼他可以肯定的猜出這人別開頭的原因。

 

  唔,肯定是起了頭又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吧。

 

  這傻瓜。

 

 

  揪住休狄的衣領,硬是把他拉下身來吻了個結實。

 

  絕對稱不上溫柔纏綿,甚至該說有些粗魯又衝動,但阿斯利安還是覺得這樣的親吻比較適合這位王子殿下。

 

  像是要把對方揉合進最深處般的啃吻,唇瓣的痛覺讓彼此都有些失去了理智,然而沒有多少繾綣阿斯利安還是主動拉開了距離,嘴角牽起的銀絲挑釁般的被他舔去。

 

  鬆開揉亂休狄衣領的手,指間卻曖昧的滑下撫平了衣料的皺褶,這才離開他的身軀。

 

 

  各往對方的私領域侵犯一步又退離。這樣,很好。

 

  

  自嘲般的輕笑了聲,阿斯利安只想打散這有點過熱的空氣。

 

  「……晚安。」

 

  耳後好似硬擠出的自言自語,略微沙啞的嗓音,阿斯利安以為自己聽錯了猛然回過頭,華美的門扉已在他面前緊閉。

 

  

  於是他聳了聳肩。迴盪在夜深無人的走廊,跫音如此清晰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