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像那生了翅的鳥兒,越想擒住他越是要逃。

 

  流浪彷彿是種天賦。

 

 

  十點半的班機即將起飛。

 

  還有五分鐘。休狄看了下錶,只再需幾分鐘他就能逃進一萬英呎的高空,遠離膠胎底下揚起的沙塵、一張張愚痴無能的面孔、似罐頭食品般壓縮壅塞的人潮和他們蒸騰的汗水……

 

  就不懂那人為何總興致高昂地追尋下一個城市,容身在充斥異國語言人種的街道上、巷子裡。

 

  想念,久不見。

 

  三年又十個月穿梭,「阿斯利安」這個名字只是偶爾出現在明信片一角的墨香。僅管小小紙卡大多旅行了數十天才到手裡,休狄卻覺得它們仍帶著新拂上的鼻息,最後一筆劃瀟灑地勾起加深那褐髮側影執筆的輪廓。

 

  每回看著那些紙上定格的風景,被夕陽暈染地絢爛的沙灘、純白聖潔的雪山、或是世上最藍的一片晴空,配上簡短的幾行字,他卻只想將它揉成一團扔出窗外,甚至撕成一地碎片。

 

  若這樣能就消除無謂的妒恨和擾心的掛念。

 

  然而休狄真正想要的終究不是這些。如果可以,如果那人就站在自己面前,他會毫不保留地為對方的不告而別而憤怒,也許會狠狠的扣住他的雙臂,直到一向從容的面孔皺起了眉。

 

  突然地輕微震動,耳邊轟轟巨響打斷了的思緒,休狄這才發覺飛機已開始沿著跑道滑行。違逆著引力的壓迫竄升,他輕輕闔上了眼。

 

  休狄一直都很厭惡搭乘空中交通工具,那種不踏實的感覺就是讓他高興不起來,就算知道所謂的時空收斂,討厭的東西就是討厭。

 

  另一個怎樣都不想正視的理由,或許是不想看見自己身旁坐著的不是那個人,寧願它空著補不上的缺,好讓那身影永不淡去。這是一千四百多個日子流逝,他唯一能做的事。

 

  『真的,很美呢……』

 

  托著頰望向窗外,僅管已過了像稚子般為小事感到雀躍的年紀,阿斯利安褐色的瞳孔還是隱約爍著掩不住的光輝。

 

  休狄還記得清楚,這是從登機後就不發一語的他口中說出的第一句話――自言自語般的嘆息,但與自己對視的神情卻如此堅定。

 

  他們第一次的旅行。也是最後一次。

 

  總是安安靜靜待在籠中的鳥兒沒了束縛,第一次在陌生的、無垠的天際飛行。而這羈絆彷彿是休狄親手扯下,不然他怎麼就迷戀上了外面的──又或是沒有自己的──世界?想起總使他後悔的無以復加。

 

  縱使不曾離開過自己身邊,又怎麼能忘記?羽族們生來就有的翅只為等待一個流浪的機會。從此再多的誓言、敞開的雙臂都無法喚牠們回頭。

 

  不自覺的皺緊了眉頭,直到空服員走近與他交談幾句,他這才發現自己連大衣都忘了脫下。

 

  對機上的餐點、影片都提不起興趣,休狄忍不住又將口袋裡的一小張信紙和照片掏了出來,滿布皺折的紙張顯然是被過大的力道握在手裡無數次。

 

  照片上沒有任何的人物,只有滿樹嫩粉的精緻花朵隨風紛落,舞了一空幻華。那是休狄十分熟悉卻從來沒有踏上過的東方國度。

 

  『我在這裡等你。』

 

  簡簡單單的留言,卻想問他如今為何還要回首?

 

  或許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再是他所認識的阿斯利安……

 

 

 

 

  *     *      *

 

 

說要封筆的人又出來作怪了(汗)

這次用了百題題庫……只是玩玩題目罷了誰要真的寫一百題啊(欸)

 

不知道要接什麼所以拆成上下集。我真的擠不出什麼字(抹臉)

順說七夕賀文本來要寫安凡的但是沒時間寫所以算了=   =+

 

  

 


創作者介紹

PulP MaKer

shadow041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NAOTO
  • 您好在搜尋文章時,恰巧做了這裡的過客///
    很喜歡您的文章,意境非常優美,
    會持續追尋下去
    非常期待下篇///
  • 難得收到的稱讚,真有點羞怯呢O///O
    謝謝你的支持,有能力還會繼續寫下去的w
    (抱歉鄙人有些詞窮)(掩面)

    shadow0413 於 2010/08/22 00:36 回覆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